藏南桃花记

文/作者:梁秋容             

摄影:刘军英、刘述先、柳忠民、黄海凌


藏族人民的母亲河——雅鲁藏布江,这条神奇的大河从世界的第三极走来,以摧枯拉朽的气势,汹涌澎湃的力量,在喜马拉雅高原孕育了藏族人民灿烂辉煌的文化,更以她的温润滋养着雪域高原的万物。而强劲的印度洋暖湿气流在东南季风的作用下沿着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一路北上,将充沛的雨水不断的洒在这片敦巴辛饶佛护佑的土地,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地理造就了林芝这块藏南福地。

古有桃花源记,武陵渔夫“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三月的藏南林芝,是春色斑斓的烟雨江南,高大的野桃随地而生,漫山遍野,铺天盖地,就恍如那世外桃源。是否有人记录过这一域桃林的历史不得而知,但人们对它的解读从未停止过。

这里的美好,与南方的三月芳菲截然不同,一派藏域江南独有的景象。“溪边十里五里花,云外三峰两峰雪”,在巍巍雪峰下,一丛丛、一片片的野桃花艳若朝霞、粲似朱丹,开的洋洋洒洒、张扬任性。尤其细雨霏霏、轻雾漫漫中,花色也婉约柔美、轻灵素雅,却仍从骨子里带着高原的雄浑和雪域骄傲的气势,两种极端的气质竟奇妙的融合。

然而这里毕竟是垂直海拔的高原之地,这里的桃树比其它地方桃树的生长要沉重很多。雪山映照下的高山野桃树,盛开的浪漫而恣意,却也冷冽而孤寂,遒劲枝杆上的斑驳干裂,刻下岁月的痕迹,壮丽如同古战士。他们就那样漫生在这片土地上,难以想象的硕大而古老,任凭风霜干旱洪涝的洗礼,在这原本缺失明媚的春光里,用尽一切力量,厚积,勃发,每一株都带着茕茕孑立的不羁与孤傲,无需孤芳自赏,只为生长,并与天地轮回。

数百年来,它们一直和藏民族的祖祖辈辈一起天生天长、相依相伴,它们的身上蕴藏着几百年的不朽顽强,同时又孕育着新生命的灿烂辉煌,这是最吉祥幸福的象征。配以经幡、玛尼堆、寺庙、佛塔这些藏教文化的经典,更增添一种震撼力,目之所及,扣人心弦。在这片土地上,桃花融进了藏文化的经典里,成为一种永恒。

桃花源也许永远是正直而失落者的追求目标,它是一个美梦,是一个精神乐园,是一种意境,是一种理想。而在这片独有的雪域,巍巍雪峰映衬下,灼灼桃花掩映间,闲适的小村静静的躺在群山怀抱,繁茂的青稞摇曳在葱郁的田野,古朴的藏民居炊烟袅袅,五彩经幡猎猎吟唱着梵音佛乐。这个世界是安详的、纯净的,万物是奇妙的、协调的,仿佛天地凝结,大音希声、大象希形不过如是,而也许这就是人们心中期盼的仙境,就是人们心中向往的净土。

 


藏南桃花-摄于波密县岗乡

藏南桃花-摄于雅鲁藏布大峡谷

藏南桃花-林芝米林南伊乡

藏南桃花-摄于波密县傾多乡

藏南桃花-波密岗乡云杉保护区

藏南桃花-波密县傾多乡

藏南桃花-波密县岗乡云杉保护区

藏南桃花-雅鲁藏布大峡谷索松村

藏南桃花-波密县嘎朗村

藏南桃花-波密县嘎朗村

林芝桃花-西藏波密桃花沟

林芝桃花-西藏波密县

林芝桃花-西藏波密县城外

林芝桃花-西藏工布江达县秀巴古堡

林芝桃花-西藏芒康县,318国道旁的村庄

林芝桃花-西藏八宿县,318国道旁吉达乡

林芝桃花-西藏波密县桃花沟

林芝桃花-西藏波密县桃花沟

林芝桃花-西藏林芝地区米林县

林芝桃花-西藏雅鲁藏布大峡谷

川藏行西藏318国道旁工布江达县的格萨尔古堡群

川藏行西藏米林县306省道49公里段

川藏行西藏芒康如美村

川藏行西藏波密县嘎朗村桃花沟

川藏行西藏波密县嘎朗湖畔、桃花沟、卓拉村途中经幅

川藏行西藏波密县嘎朗村桃花沟晨曦

川藏行西藏波密县嘎朗村桃花沟

川藏行西藏波密县嘎朗村桃花沟晨曦

波密藏南桃花-波密傾多乡

藏南桃花-波密县傾多乡

藏南桃花-波密县傾多乡

藏南桃花-波密县傾多乡寺院

藏南桃花-雅鲁藏布大峡谷

藏南桃花-南迦帕瓦峰下-米林县索松村

藏南桃花-嘎朗村的院落

藏南桃花-波密县嘎朗村

藏南桃花-波密桃花沟

藏南桃花-波密桃花沟藏居

藏南桃花-摄于林芝米林

藏南桃花-摄于林芝米林

藏南桃花-摄于林芝米林

藏南桃花-雅鲁藏布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