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小知識

 

秦晉國王(任得敬)所作西夏漢文《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發願文
秦晉國王(任得敬)所作西夏漢文《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發願文

  外戚任得敬在平定叛亂和鎮壓人民起義後,天盛元年(1149年),以金珠財寶賄賂朝中的晉王察哥。察哥是仁宗的叔父,有功勞、有權勢,卻以腐敗出名。他「廣起第宅」,有園宅數處,「年已七十餘,猶姬妾充下陳」。

  得到察哥的崇信,任得敬由方面大臣(指負責一方地方軍政的長官)入朝為官,任尚書令,次年為中書令,後晉升為國相,權勢更重,連同兄弟把持朝政,排斥異己。後來晉爵楚王,出入儀從幾乎等同於皇帝。最後更官至太師、上公、總領軍國重事、秦晉國王,是西夏皇族以外唯一一位國王。天盛十七年(1165年),任得敬欲據西平府、夏州,使仁宗出居瓜(今甘肅安西東)、沙州(今甘肅敦煌東)。他征役民夫十萬,大築西平府城,以翔慶軍司所為宮殿。此時,他想當皇帝的野心已暴露無遺。

  乾祐元年(1170年)五月,任得敬脅迫仁宗分國之半歸其統治。仁宗對任得敬已無制約能力,只得被迫上表於金,為任得敬請封冊。金世宗完顔雍知道西夏仁宗為權臣逼奪,拒絕冊封,使任得敬的分國陰謀未能得逞。後來,仁宗終於在金國的支援下,捕殺任得敬及其黨羽,使國勢峰迴路轉,渡過分國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