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话本
话本,宋元时代说话人演讲故事所用的底本。话本是由讲唱艺术衍生出来的一种文学体裁,它与讲唱艺术一脉相承。在由讲唱艺术衍生出通俗小说的发展阶段,话本发挥了桥梁的作用。
阅读专题
本专题作者:文学家周兆新教授

唐朝中期以后,城镇居民不断增加,到了宋代,随着商品经济的繁荣,都市人口不断增多,逐渐产生了市民文化。宋元以来蓬勃兴起的通俗文艺,也正体现了市民阶层文化生活的要求。宋元话本就是这个历史背景上孕育而成的。致力于通俗文艺的下层文人与艺人组织成了众多编写团体,私人经营的书坊、书肆也争相刻印,这共同促进了话本的繁荣。根据篇幅的长短,宋元话本分为小说(短篇话本)与平话(中篇话本)两类。

宋元短篇话本按照题材差异可分为爱情类、公案类和灵怪类三类。爱情类话本在宋元短篇话本中占有重要地位,有《碾玉观音》、《闹樊楼多情周胜仙》、《张生彩鸾灯传》等代表作品。话本中的蘧秀秀、卓文君等人物,大胆追求爱情与婚姻的自由,集中体现了市民阶层反封建、反专制的精神。公案类话本取材于刑事案件或者民事纠纷引起的案件。其内容相当广泛,往往涉及形形色色的社会生活,虽然常出现清官、贪官或昏官,但其叙事的重点并不限于破案、审案与断案,而是在反映民众对不合理现象的关注,以及对生存权利、社会治安的深切忧虑。这与现代侦探小说差别很大。现存作品有《错斩崔宁》、《简帖和尚》等。宋元短篇话本作者继承前代传统,编撰了不少灵怪类话本。灵怪类虽然包含宣扬宗教迷信的成分,但也给编者更自由地驰骋幻想,更鲜明地表达自己的审美情趣提供了方便。像《红白蜘蛛》、《西湖三塔记》、《西山一窟鬼》等作品,均有其独特的艺术价值。宋元短篇话本是通俗小说的先驱。明朝嘉靖年间以前出版的宋元短篇话本已完成了从艺人口头创作向文人书面文学的过渡;而《京本通俗小说》与《三言》(明代冯梦龙根据宋元话本纂辑的短篇小说集)中的作品已经可以看作成熟的短篇通俗小说。

「平话」一词始见于元朝,是宋元话本中的中篇话本。《五代史平话》、《全相平话五种》和《大宋宣和遗事》都是其代表作。诗话是一种演说佛书的说经话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话》是惟一现存的宋代诗话。宋元平话为后代长篇通俗小说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我们可以把它看作章回小说的雏形。

与前代的正统文学相比,话本呈现出崭新的面貌。话本模仿讲唱艺术的体裁,运用通俗的语言,除了从史书、文言小说及其他前人著作中选择题材之外,还取材于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更重要的是,许多话本表达了下层市民具备有民主性、进步性的意识形态。话本对后代的通俗小说、戏剧和品种繁多的讲唱艺术,发生了直接而巨大的影响。

阅读专题
延伸阅读
中国篆刻艺术
福州三坊七巷
书圣王羲之
中国寿山石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