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词
「外来词」亦称「外来语」,是指从别种语言吸收来的词语,对于丰富一个社会的语言和文化是相当重要的。外来词输入的情况既系于当时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等因素,任何语言都不是自足的,在与别的语言接触之中,往往借用其已有的思想、概念、色彩和表述事物的词语来丰富自己的语言。
阅读专题
本专题主编:江蓝生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作者:于根元教授,1998年到北京广播
学院播音主持艺术学院工作,研究员及
博士生导师。

历史上,每一次大型的文化输入,必会引入相当数量的外来词,这可见于佛教自东汉传入后所输入的宗教术语,其中有不少更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的用语;又如现代信息科技的发展吸纳了大量相关的技术用词和网络用语。

自汉代以来,汉族与外族的交往日渐频繁,其中以与匈奴的交往最多。匈奴自称「胡」,意指人或天主,自此「胡」就广泛使用于汉语中。后来还衍生了「胡琴、二胡、胡椒」等许多新的名词,好象「胡说八道」的「胡」也都是这个「胡」。

到了汉武帝的时代,汉人与西域即玉门关至中近东、印度、阿拉伯、东罗马等欧亚地方的外族有不少来往。物资的交流衍生了不少新的外来词,就如原为西域词语的「狮子」、「琵琶」等便开始为人所使用。

佛教从东汉起经西域传入中国,汉语里开始有大量的佛教词语。「佛」、「罗汉」等词就在这时候进入中国,那时候汉人把梵语的「Buddho」翻译成「浮屠」,把梵文「Arhat」翻译成「阿罗汉」,稍后才分别翻译为「佛」和「罗汉」。

魏晋到隋唐,佛教词语大量进入中国。来自梵文的有「菩提」,指彻悟;「禅」,指静思;「伽蓝」,指寺院、僧院;「瑜伽」,是「结合」的意思;「剎那」,指时间极短,约0.08秒;「袈裟」,指高僧的法衣等。「和尚」这个词亦来自西域,指修行到一定程度的佛教传教士。这时从西域而来的外来词亦因频繁的经济活动而增加,其中有不少至今仍广为使用。例如原词是梵文的「苹果」、原为「菠棱菜」的「波菜」、「豆蔻」和原为波斯语的「珐琅」等。

外来词的形式类型,包括音译,如草苺(英语strawberry)、咖啡(英语coffee)。意译,如laser意译为「激光」。音义兼译,如英语Utopia,指理想主义、不存在的理想国,汉语翻译成「乌托邦」。音形兼借,即直接借用其书写形式及读音,这一类以英文的字母词和日语汉字较多,如MTV(英语Music In Television的缩写,电视音乐片)和「俱乐部」,后者本是日语音意兼译英语club,(日语将「club」读成kurabu)而来,其书写形式后来直接被汉语所借用,这种较彻底的借入形式。半意译半音译,如「New Zealand」翻译成「新西兰」,「新」是英语「New」的意译,「西兰」是音译。转译,多是来自日语的汉字词,如「经济」、「文明」等词语。

阅读专题
延伸阅读
中国方言
谚语与歇后语
汉字的起源与变迁
汉字的结构